昼烛Arc_

是虾。
喜欢被评论。(封面from灯灯

存一下档

朋友们,黑苏要过年了

我已经开始置办年货了

写了个很有趣的黎苏

等我弄完就发(搓手)

摸摸他的小脑袋

dbq我最近越来越水))什么草稿都敢发(扑通)

我是不是巨久没更新了?

混更

内含老吴 大伯 铁三角 师徒仨
没有cp向
全是沙雕图
溜了

乱画

(预警:段子/短/全文无重点/意义不明


这趟车确实是很远。

黎簇是不喜欢坐在前面的,他总是默默挑偏后排的位置。苏万也无所谓,就陪他坐在最后。

路修的不怎么样,车一颠一颠的反倒让人昏昏欲睡,黎簇心事太重,没有睡觉的心思。倒是苏万脑袋一摇一摇的,黎簇就看着他到底是准备一歪靠在窗上,还是倒在他肩膀上。前几排有女生拿着手机对着¬¬苏万,小声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笑得很开心。

黎簇挑衅地对着手机镜头看了一眼,伸手把苏万的脑袋按在了自己肩膀上。女生们发出小小的惊呼声。苏万靠在他肩膀上,还自己调了调姿势睡的舒服点。

黎簇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就也睡着了。

乱写

(预警:au/短/没头没尾莫名其妙/全文无重点


苏万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受到表白的。

真的没想到,他完全没料到那个女生下一句会说出那么几个字,抬起头那个表情让他不知所措,那个期待的,害羞的,有些坚决又有些害怕的表情。他看出来她特地化了妆,手紧张地绞在一起。“我……”苏万看着她的眼睛,女孩毫不畏惧的与他直视,苏万先撇开了目光,“对不起……”苏万能看到女孩眼睛里的光一下子消失了,她眼睛开始发红,苏万几乎是有些手忙脚乱,他想安慰一下这个勇敢的姑娘,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知道了。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女孩说着说着快哭出来了,苏万有点慌,“那个……谢谢你,不好意思……”苏万还是懵的,他不知道说什...

(占tag致歉xxx)

我是不是都没在lof发过打样(扑通)
假装混更
立牌/夹子/透卡
嗯嗯!

我真的有在好好赶稿😫

而且小窗全是脑洞……(聊天记录全是粮)

但只是没发出来(扑通)

我还没有死啊啊啊

浑水补档

(预警:短/全文无重点/摸鱼/在深秋写夏天的故事

“诶诶,看见鸭梨没有?”苏万喘着气拉住一个从他面前走过去的眼镜。
眼镜摇头,“你急匆匆的找他干嘛?不会又搞事情被班主任抓了吧?”
苏万瞪了他一眼,“咒谁呢?不知道算了。”
“开个玩笑嘛,黎簇应该在球场踢球吧……你要不去那儿找找。”眼镜推了下眼镜,指了指球场的方向。
“行,谢了。”苏万手里拎了个塑料袋,他从塑料袋里掏出来根棒棒糖丢给眼镜。
眼镜意外地接过抛过来的棒棒糖,“谢谢啊。”
苏万没说话,只是挥挥手朝前跑去球场了。

黎簇果然在球场上,苏万朝他用力地挥手,“鸭梨——”
黎簇听见声音抬起头,停下了颠球的动作,把足球抱在怀里跑了过来。
“苏万?你怎么来了?”...

(预警:短/全文无重点/情绪发泄作

黎簇给苏万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他丢开了手机开始处理自己的事情。
打发走最后一个顾客,黎簇觉得头有点疼,心里翻腾着一股子奇怪的感觉,但就是说不清,也不是抽烟喝酒就能解决的事儿,黎簇觉得嗓子发紧,他挠了两下脖子,没什么缓解。
焦躁,焦虑,没有源头的。
黎簇握着手机,滑动解锁,最后一条还是绿色的框框,什么动静都没有。
黎簇按掉屏幕,黑黑的屏幕倒映出他面无表情的脸。
突然锁屏亮起——一条广告推送。
手机撞到桌子上发出砰的巨大响声。一切的一切都让他烦躁,百分之十九的电量,乱七八糟的红色圆点,成堆的垃圾消息,没人回应的对话框。
黎簇都找不到烦躁的根源在哪里。
优惠券要过期了,谁管这些?...

……画不出

蛇瞎

换了个风格画他

转一下。

用户吴丢丢:

写着玩的,就想写写这俩人是初中同学。

五三真的……紫的辣眼,无法拯救😁
-----
依旧是无聊腿,正式发之前会删

猜猜看会做啥?
——————
腿图,正儿八经发之前会删
拯救合集和归档
不要脸加tag系列

【预警:黎苏假车/全文无重点/ooc

没技术的车。
画手瞎几把写文系列
甚至还有后续没写完
我一个臭屁画画的写这么多字真的很难……
随便看看就行。

lof缩我图我也没办法……评论放了微博链接,可以去微博看
微博好像挂了……评论补了石墨链接
石墨也挂了!!!(崩溃)
我让团老师帮我发了我不管了!!(气而走人)
链接→http://teamsheep666.lofter.com/post/1f8f958c_12ade6ff8

我真的画了好多大尾巴狼和小熊猫

大尾巴小耳朵画的我超爽——

会因为自己太幸福了一点而会突然警惕是不是会有什么大的磨难在前面等待着我

蓝天

预警:短/只有黎簇没有cp/全是瞎写的别深究

黎簇抬头看天。
灰蒙蒙的天空,太阳发出惨淡的天光,颜色总让黎簇想起以前在学校里写过的复生纸试卷。云是厚重的云,压得很低,直让人喘不过气。黎簇觉得胸闷,但又觉得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灰暗的天气,真适合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啊。黎簇感叹道。晴天对他们来说反而不利,阳光会加剧他们身上涂的那种东西的挥发,这意味着本来就不长的时间会被更加缩短,这可不会导致什么好事发生。
同行的人们已经开始开挖准备下地了,黎簇站在车旁边整理装备。看到车上还有瓶酸梅汤,“我靠你们谁下地还带信远斋的小手雷的啊?手雷都分不清?”黎簇失笑,对着人堆大喊。
“这不吃火锅的时候拿的么!顺手捎过来了...

中秋快乐~

搞黑苏啊!搞他妈的!!(蹦跳搓手)
cp我来了!!!

【预警:短/很日常/全文无重点

“你冰箱里有可乐吗?”黎簇把包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在苏万的床上,用手给自己扇着风。
“有,你等等我给你拿。”苏万跟在黎簇后面进了屋,关好门,把包挂在椅子背上,转头走向角落的小冰箱。
“啊,可乐没了,芬达还是七喜?”
“随便。冰的就行。苏万你屋空调遥控器呢?”
“给你拿七喜了,在床上,你找找。”
“……哦,找到了。压在枕头下面了。”
黎簇摁了两下遥控器,走到空调出风口下面仰着脖子吹凉风。“爽啊……”
苏万拿了两听饮料用下巴顶着,怀里还抱了一桶冰淇淋。“香草味吃不吃。”
“有的挑?”
“没有。就香草味。”
“那你问什么问……吃,热死了。”
“你的七喜。”黎簇接过冰冰凉的听装饮料,拉开易...

“回不去了啊。”

做做梦罢了……

© 昼烛Arc_ | Powered by LOFTER